当前位置: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活到今天就想多做点实事”——全国“勤廉榜样”黄植忠讲述自己两次换肾的人生
来源:惠州日报
摘 要:  ▲个人荣誉簿 黄植忠,1961年5月生,中共党员,现任博罗县人民法院园洲人民法庭副庭长。2006年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评为民商事审判调解工作先进个人,被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荣记 “个人三等功”;2007年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荣记“个人二等功”;2008年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荣记“个人一等功”,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优秀法官”荣誉称号;2009年获“广东省先进工作者”、惠州市“感动惠州2008年度人物”;2012年2月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模范法官”;2014年1月获评“全国勤廉榜样”。 (戴 建 整理)

黄植忠在讲述其办理的一些案件。 本报记者钟畅新 摄   

        如果不了解全国“勤廉榜样”、博罗县人民法院园洲人民法庭副庭长黄植忠的过去,你绝对想不到他是一个换过两次肾的尿毒症患者:虽然脸色略显灰暗,但他的腰杆挺得很直,说话声音洪亮,吐字清晰且快速。
        你同样难以想到:他每两个月要到广州做一次检查,每天要吃6种药,但他每天的工作时间却不少于8个小时。
        黄植忠今年53岁。古语有云:五十而知天命。到了这个年纪,有些人已经开始盘算退休后的日子怎么打发了。但对黄植忠来说,新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2012年5月,黄植忠司法惠民工作室在博罗县人民法院园洲法庭挂牌成立,这是我市首个以法官名字命名的司法工作室。从那以后,黄植忠的工作重心从审理案件转移到调解基层法律纠纷上。
        感动惠州人物、全国优秀法官、全国模范法官、全国勤廉榜样……翻开黄植忠的履历簿,一长串荣誉闪耀其上。“对我来说,这些荣誉是压力,也是动力。没有政府和同事的帮助,也许我根本熬不过来。能活到今天,我就想多做点实事。”黄植忠说。


       
换肾后带病“站岗”11载
        1991年,30岁的黄植忠从博罗县园洲中学调到博罗县人民法院,成为一名法律工作者。从那以后,黄植忠还有多次机会可以选择高薪稳定的职业,但他都放弃了。“法官是我向往已久的职业,这个梦想既然实现了,我就肯定会一直坚持走下去。”黄植忠说。
        到了新的岗位,黄植忠一心扑在工作上,经常加班。长年的辛苦工作让他的身体越来越差。2002年,家人强迫黄植忠到医院做身体检查,检查中发现他的两个肾分别萎缩70%和75%,被诊断为尿毒症。噩耗就像晴天霹雳。黄植忠说,他也想过放弃,但又觉得不甘心,“工作还是要做,只要挺过去,就有可能战胜病魔。”
2002年9月,黄植忠进行了肾脏移植手术。手术后,医生叮嘱他必须全休半年,且以后只能从事较轻松的工作。但出院才一个月,黄植忠就带着药包回到了工作岗位。
2011年12月,移植肾脏出现萎缩的黄植忠再次被送进医院,进行了第二次肾脏移植手术。出院后没多久,黄植忠又回到工作岗位上。这次,连法院领导都看不下去了,强令庭长不要再给他分案。
        “活一天就要过好一天,做好一天的工作。”面对近乎“工作狂”的黄植忠,法院领导和庭长也只能让步,让他回到了工作第一线。
        换肾后的11年时间里,黄植忠每年办案数量都在150件以上,位居博罗人民法院前列,他更是连续六年被评为“办案能手”。


       
分析总结提出“调解四法”
        2012年5月,黄植忠司法惠民工作室挂牌成立。黄植忠开始减少开庭审案的次数,专心致力于调解基层法律纠纷。
        “群众利益无小事,只要你理解和尊重当事人,真心实意为当事人着想,就没有结不了的案。”在基层法庭工作多年,黄植忠对各种矛盾纠纷的调解进行分析总结,提出了亲情调解、轮流调解、迂回调解和喝茶调解的“调解四法”。黄植忠说:“‘调解四法’的提出,不是为了‘结案了事’,而是为了‘案结事了’,把群众的矛盾完全化解了,才是真正的事了。”
        去年4月,当事人张某因为一起土地承包纠纷与博罗县园洲镇禾山村某村民小组产生纠纷。双方多次协商无果,一度闹得很僵。最后当地政府找到黄植忠,请他出面进行调解。
        当天上午,黄植忠把村民小组负责人和村民代表请到工作室喝茶聊天,了解双方签订的合同内容和纠纷产生的原因。下午,黄植忠又把张某两兄弟请到工作室,一边喝茶一边询问他们承包土地里的香蕉收成如何。面对长者般的黄植忠,张某把自己的委屈和要求一股脑“倒”了出来,他的哥哥更是几度落泪。
        了解情况后,黄植忠提出自己的处理意见,得到了张某兄弟的认同。第二天,黄植忠把当事双方请到工作室,大家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很快,双方都作出让步并达成和解。一桩僵持了一个多月的土地承包纠纷就这样在喝茶调解中化解了。
“创设这个工作室的目的是为了发挥黄植忠在群众中的公信力以及他在长期工作中逐渐形成的颇具效果的个人调解能力,以一种‘老中医式’的工作方法对群众遇到的难题进行‘治疗’,把矛盾纠纷化解在一线。”博罗县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说。去年,黄植忠司法惠民工作室接到纠纷30起,成功调解30起,调解成功率100%。


      
  到基层开讲座成为“偶像”
        坐在工作室调解纠纷,只是黄植忠工作的一部分。走出大门,到基层去宣传法律和现场调解,也是黄植忠的日常工作之一。
        去年2月,博罗县园洲镇马嘶村委会与村民陈某因鱼塘承包发生矛盾,村委会希望工作室能够介入调解。黄植忠了解情况后,并没有立即组织双方进行协商,反而决定在该村召开一次关于农村承包合同纠纷的普法讲座。
        讲座上,黄植忠向村民们介绍了签订渔业承包合同要注意的法律事项,以及双方的权利和义务。讲座快结束时,黄植忠举了一个与陈某案件相似的例子,要在场的村民发表自己的看法。
        村民们踊跃发言,并用刚学到的法律知识进行讨论。黄植忠肯定了村民的意见,随后话锋一转,说起了陈某与村委会的这桩纠纷。黄植忠给在场的村民发了一份意见书,征求大家的意见。通过民主投票的方式进行表决,村民们最终同意了黄植忠提出的处理方案。“化解基层法律纠纷,不仅要懂法,更要讲方法。”黄植忠说,讲座结束后,很多村民围着他咨询问题,俨然把他当成了“明星”。
        同样的待遇,黄植忠在学校也“享受”过。一次到某中学举办法律讲座,讲完课以后竟然有学生围上来要他签名。“他们叫我偶像,说我讲得太好了,搞得我很不好意思。”黄植忠笑着说。


       
“没有药费后顾之忧,我可以放心做事了”
        虽然获得了众多荣誉,但黄植忠的工作和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多改变:
        他依然是人们熟悉的黄法官,没有端起架子,也没有成名后与大家的疏远;
        他的工作室大门依然是敞开的,无论是农民还是白领,都可以到这里来申请调解法律纠纷,并且完全免费;
        他每两个月依然要到广州的医院去看病,专家没有给他特殊照顾,他也要像普通人一样排队、检查、拿药,每次去看病还得挑专家上班的星期三……
也许,唯一的改变就是药费解决了。黄植忠坦言,现在他每个月的药费近万元,仅靠他那点工资全家早都喝西北风去了。庆幸的是,政府和单位帮他解决了药费,让他不用为借钱买药而发愁。
        对于接受媒体采访,黄植忠并非“心甘情愿”。“说实话,我的工作是比较忙的,有很多事要做,媒体记者来采访,那是大家关心我,但或多或少总会占用时间,有时候也是挺为难的。”黄植忠说。
        如今,黄植忠是抱着感恩的心过着每一天。他告诉记者,如果得尿毒症后没有领导和同事的帮助,自己可能熬不过来。活到今天,现在身体还算好,药费的后顾之忧也没有了,他就想好好做点实事,不要辜负了政府和群众对他的期望。本报记者戴 建 通讯员惠纪宣

责任编辑:宣教室   发布时间:2014-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