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社会事务办主任的“全倒”人生
发布时间:2019-04-01 10:24:05  来源:《党风》杂志

社会事务办主任的“全倒”人生

——韶关南雄市江头镇社会事务办原主任殷飞违纪违法案例剖析

        “我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利用‘全倒户’政策来搞钱。现在自己的人生也‘全倒’了,都是咎由自取啊!”

        面对办案人员,韶关南雄市江头镇社会事务办原主任殷飞欲哭无泪。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他将上级有关“全倒户”的扶持政策当做自己的“摇钱树”,最终自食恶果,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

        1965年出生的殷飞,从1998年3月起任南雄市江头镇社会事务办主任,从2010年9月至案发时,任南雄市江头镇社会事务办主任兼民政办主任。2018年3月8日,殷飞因涉嫌违纪违法,被南雄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殷飞于2008年至2014年间,在负责江头镇“全倒户”重建补助资金申报工作中,利用职务便利,骗取“全倒户”重建补助资金共计25.5万元;在负责“全倒户”申报工作中,收受了申报“全倒户”农户贿赂共计4.16万元,涉嫌犯罪。2018年5月9日,殷飞被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其涉嫌违法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信念“全倒” 贪欲迷心

        人之初,性本善,殷飞的人生轨迹在一开始是非常直的。

        自1989年以来,殷飞一直在江头镇政府工作,起初的他也像绝大多数基层党员干部一样,勤勤恳恳、规规矩矩地履职。直到2008年,在一次“诱惑”面前,他没能守住党规党纪的底线。

        自2008年起,南雄市每年均对因遭受自然灾害房屋倒塌并在规定时间内重建家园的农户给予“全倒户”重建补助资金。该笔“全倒户”重建补助资金属于救灾金,在江头镇,该资金的发放一直由殷飞具体经办。2008年1月,时任江头镇大汉村党支部书记的张某在领到自己当年“全倒户”重建补助资金8000元的时候,以表示“感谢”为由,送给殷飞1000元,希望殷飞能够及时为大汉村村民申报重建补助资金。一开始,殷飞推辞不收,张某就干脆把钱放下,随后离开。逾越底线有时只在一闪念间,心里已经滋生贪欲的殷飞犹豫再三后,最终接受了这笔“感谢金”。

        有过此次“收钱”的经历之后,殷飞着实紧张了一段时间,用他的话说是“生怕出事,一连几天坐立不安”。然而随着时间推移,没有出事,于是殷飞胆子渐渐大了起来。同时,他的心理也渐渐失衡:“每天奔波劳累,为别人争取近万元的利益,自己却一点好处都没有,实在不甘心啊!”

        有一次就有第二次。之后不久,江头镇大汉村村民张某奎在领取“全倒户”重建补助资金后,向殷飞“奉上”500元,殷飞欣然接受。自此以后,殷飞心中的廉洁之“堤”轰然溃决,贪欲一发不可收拾,慢慢走上了贪腐的不归之路。

        从2008年起,每年的“全倒户”重建申报工作开展之时,殷飞都要从中“发一笔财”。起初,他在为符合“全倒户”重建申报条件的农户申报重建补助资金后,向农户表示“自己出了不少力”,从而收受农户的“感谢”。后来,尝到“甜头”的殷飞觉得这样来钱太慢,开始伙同他人虚报重建家园项目资料,骗取“全倒户”重建补助资金,从中渔利。在党的十八大之后,殷飞依然不收敛、不收手,在贪欲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脑子里基本不考虑工作的事,总是在想怎样才能‘搞点钱’…… ”

        底线“全倒” “花样”敛财

        为了把更多的“全倒户”重建补助资金倒腾进自己腰包,殷飞可谓绞尽脑汁、机关算尽,用花样繁多的“障眼法”瞒天过海,一次又一次地伸出贪婪之手,其所作所为完全丧失了一名党员干部应有的纪法及道德底线。

        对于符合“全倒户”申报条件、已经申报重建补助资金的农户,殷飞秉承“每一笔钱都不走空”的原则,先后收受张某元等20多户的贿赂,每次受贿的金额多则5000元,少则500元。即使面对的是生活拮据、家有重病亲人、孩子尚幼的困难群众,殷飞仍然毫不客气,雁过拔毛、来者不拒。

        自己得了好处,也要让亲戚“沾沾光”。在2011年至2012年间,殷飞将其弟殷某清等7名亲戚(南亩镇人)伪造成江头镇人,并以他们的名义,虚报重建家园项目资料,骗取“全倒户”补助资金共计6.7万元,并进行瓜分。这些钱均被殷飞及其亲戚们用于私人开销。

        为了“多套一点钱”,殷飞还“精心选择”了一批所谓“关系好、靠得住”的村民,冒充“全倒户”,以各种名义,反复多次虚报重建家园项目资料,先后10余次骗取“全倒户”重建补助资金后进行瓜分。如江头村村民邱某源,在殷飞的“指导”下,前后用其母亲、本人、妻姐的名义三次虚报重建家园项目资料,骗取“全倒户”重建补助资金合计3.6万元,殷飞从中分得1.8万元。

        更为恶劣的是,殷飞还利用重建补助资金的发放与部分农户之间缺乏有效衔接的空档,做起了“偷梁换柱”的勾当。2010年,他在明知吴某荣不符合领取“全倒户”补助资金标准且吴某荣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好心”帮助吴某荣申请低保和残疾人专职委员补贴为由,收集了其身份证复印件,随后以吴某荣的名义办理了新的银行卡,再以吴某荣的名义虚报重建家园项目资料,成功获得了0.9万元重建补助资金,收入自己囊中。事后,南雄市民政局组织对申报了“全倒户”重建住房项目的村民新房进行验收时,殷飞带着验收小组成员前往其他人新建的住房处,用蒙混过关的方式通过了验收。

        人生“全倒” 悔不当初

        积重难返,再难回头。人生“全倒”,悔不当初。

        “一开始,我还有侥幸心理,觉得组织查不出这么多事情,结果都被查出来了。我知道自己一定会被严肃处理,但还有一丝幻想,能不能保留公职?结果,我被‘双开’了。下一步,就面临着牢狱之灾,我彻底绝望了。我知道自己罪有应得,但我真的后悔,当初为什么那么傻,因为20多万,把自己的人生都断送了……”

        当南雄市纪委监委干部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处分决定送给殷飞时,他把头深深地埋在桌子上,懊悔不已。

        “奋斗三十年,结局一场空,我什么都没有了。本来我还有几年就退休了,我还一直计划退休以后,带着家人到全国各地去走一走看一看,现在看来,不行了。”

        “我妻子有病,身体一直不好。她辛劳了半辈子,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可现在的我成了这个样子,谁来照顾她呢?”

        “女儿刚刚参加工作。她一直是我的骄傲,我一直教育她‘做人要堂堂正正,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可现在我该怎么面对她呢?”

        “我被‘双开’这件事,可不可以先不要对我的家人说?我怕他们受不了。”最后,殷飞向办案人员提出了这样的请求,“能瞒多久算多久吧”。

        殷飞的言语之间,充满了对家人的牵挂、对自己犯罪事实的忏悔。然而,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触犯了党纪国法,必然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2018年8月24日,殷飞被南雄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3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责任编辑:惠州纪委